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着作推介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18/12/6)

《祭祀与戏剧集:中国傩戏学研究会30年论文选》

2018年是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成立的第三十个年头。三十而立,研究会由最初的二十几位会员,已发展为今天共有老、中、青三代成员已达400余人。他们之中,不乏有长年躬耕于傩戏傩文化研究的基层与前沿的学者,为中国傩戏傩文化研究的推进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为总结研究会三十年来工作和傩戏傩文化研究成果,展示傩戏学的发展和历程,研究会精选出一批扎实和优秀的论文,由学苑出版社结集出版。本期公众号即刊发《祭祀与戏剧集:中国傩戏学研究会30年论文选》目录介绍及分别由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名誉会长曲六乙先生和刘祯会长撰写的序言与后记,以飨读者。

《祭祀与戏剧集:中国傩戏学研究会30年论文选》

目录



序言:珍贵的历史足迹

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名誉会长 曲六乙







恰似白驹过隙,转眼间三十年匆匆闪过。几多泥沼,几多烟尘。20世纪80年代以来,为了探索、寻觅一息尚存的傩戏、傩文化遗存,我们这些被一些同行讥讽为“宣扬封建迷信”、“搬神弄鬼”、带有“傻气”的人,到穷乡僻壤去访问“文革”以来被打成“黑五类”的土老师(巫师)和从事民俗祭祀活动的会首、民间艺人。彼时,为了取得“合法”的途径,我们必须持有当地(省级)文化部门“同意访问”的信函。而这也非易事,甚至有人从中作梗。记得我第一次去江西南丰访问,就遭到“无厘头”的拒绝,原来省里有人来了电话,明确指示不要接待。我不死心,转道去婺源。刚进市区,文化局派人截住我,说局领导外出恕难接待,好在他拿出一盒记录婺源“舞鬼”的录像带。吃闭门羹算得了什么,意外获得宝贵的影像资料,我当然满意而归。

我们的初期考察,主要是受到王国维的“后世戏剧当自巫、优二者出”(《宋元戏曲史》)和董康的“戏曲肇自古之乡傩”(《曲海总目提要序》)的启迪,以及20世纪50年代,舞蹈家盛捷率领的考察队对江西南丰、婺源五县的傩舞、傩戏考察报告和刘恩伯、赵景琛考察桂北6个县傩舞的考察报告的强烈“刺激”,实地了解戏曲与原始宗教、原始礼仪歌舞以及社祭、巫、“尸”、道的渊源或联系,而中心议题则是“傩是戏曲的活化石”。

20世纪90年代初,台湾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王秋桂教授提出了“中国地方戏与仪式之研究”的课题,表达了同我们合作的意愿。该课题后经中国傩戏学研究会的渠道获得文化部有关部门的批准,双方合作,组织大陆多个省、区的数十名有关学者进行实地考察。其突出特点是运用文化人类学的考察方法,以各种仪式活动为中心(含各地目连戏和道教仪式)撰写出包括宗教学、民俗学、方志学、民间文艺学等的考察报告。不到5年,出版了近百种考察报告和专集。

与此同时,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同晋、冀、湘、桂、滇、川、青、甘和徽、赣、黔、京等地的政府部门或有关文化艺术单位,主办、召开了10多次大型国际傩文化学术研讨会,而且每次都有相关论文集出版。

老天不负苦心人,到了新世纪初,贵州的地戏、撮泰吉,安徽的池州傩,江西的南丰傩、婺源傩,广西的师公戏,云南的关索戏等,都被批准纳入国家级或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在此前被打成“黑五类”的土老师、会首、民间艺人则被评定为国家级或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

人越老,越怀旧。在讨论、编选这部集子时,不由得想起陆续离世的战友:王兆乾、任光伟、林河、顾建国、黎方、钱茀、于质彬、顾峰、朱建明、曹琳、隗芾、寒声……古人云:“其人已逝,其道弥着。”以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原副会长王兆乾兄为例,他原是安徽黄梅戏的着名编剧兼作曲家,却“着迷”傩戏、傩文化。从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他几十年如一日,考察各种宗教、民俗样式的仪式戏剧,很多春节都住在池州等地区的农民家中。1986年在安徽举办的首届傩戏研讨会上,他提交的几篇论文被一致认为水平最高,最有学术分量。他同奥地利学者布兰德尔教授合着的德文版《傩戏》在德国发行。直到目前,这仍是唯一的一部向海外介绍、宣传中国傩戏的着作。

“逝者如斯夫!”这里,我不必一一列举他们在傩戏学或称仪式戏剧学领域做出的成就,我们只需拜读他们被编选在本集中的单篇论文,就会感受到他们对各种学术课题涉猎之深广。

回想30年前在贵阳成立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时,只有二十几位会员,如今,30年后的今天,老、中、青三代的成员已达400余人。他们各有自己的工作岗位(有的已退休),却都能沿着前人走过的足迹,对各自选定的学术课题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他们被选入本集的论文,反映了他们在傩戏学或仪式戏剧学领域的价值和贡献。而在未来第二个30年里,特别是年青一代,他们将承担起进一步扩展傩戏学科或仪式戏剧学科的神圣重任,驰骋向前。

?

88岁老翁于北京

戊戌年中秋




后?记

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 刘祯





2018年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步入而立之年,30年于研究会而言有着太多的变化,这在曲六乙老会长的序中也可见一斑。忆及研究会的艰难开创与筚路蓝缕,及至今天“非遗”保护视野下傩文化得到全民重视和关注,不啻天壤,仅此一点,是值得广大傩友们自豪的。中国傩戏学研究会的成长伴随着对“傩”坚定不移的认识和理解,这是需要有识见和胆略的;诸多中国傩戏学研究会的前贤和同人们为此付出甚多,而这种付出和不懈坚持,不是盲目的,而是与他们朝夕相处、息息相关的一种文化根脉有关系。30年来,研究会成员发表论文、出版专着的数量蔚为可观,构筑了傩戏学的基础。而立之际,我们希望能够精选一批扎实和优秀的论文,展示傩戏学的发展和历程。在当代的学术体系中,傩戏傩文化的研究对象和研究队伍都比较边缘,因为它们过于“土”气了,从古至今,傩文化都被排除在正统的学术话语体系外。然而正是这种“土”,特别是巫文化所具有的根性和祭祀性,早已化为地方性习俗风尚,使得傩文化更多地保留了原生态和乡土气息,至今仍可见原始傩祭的遗迹与象征物,仍能目睹其仪式场景。而这,生动地呈现出中国民间的文化生态以及运作机制,最终会成为未来思想、文化和艺术研究最富有和最具原生态的矿藏,也必然会扭转学术研究的偏见,民间研究整体性的历史反思和学术转移是可以期待的。

ag视讯积分|注册编选这本论文集是一种纪念,更是一种强调和坚持,是我们对于民间文化、祭祀文化和原生态文化的强调和坚持,是我们扎根乡土文化的强调和坚持,是我们思想更新和尊重民间“活态”文化观念的强调和坚持,是我们民间民本立场的强调和坚持。论文集编选从立意到编定时间紧迫,大家各自的工作也忙,编选的原则和宗旨经过反复讨论和研究。论文集的编辑工作正式开始于2018年7月,大致经历了集体讨论、确立体例、甄选文章、联系作者、编辑稿件、录入校订、编审定稿等阶段。短短两个月时间,在研究会领导及学会秘书处全体同人的努力下,克服时间紧、稿量大、经费少等困难,于9月按期交付出版社发排。在此期间,得到原会长曲六乙先生的大力支持,他在年事已高、视力不佳的情况下慨然允诺,撰写了宝贵的序言,对论文集体例及文章遴选提出积极建议。学会顾问周华斌、麻国钧、巫允明等也鼎力支持,出谋划策,帮助联系文章作者。选入论文集的作者,大多是在傩文化领域颇有建树的老先生,他们对稿件极其认真负责,常为一字之辨,与秘书处同人们夤夜商榷、反复琢磨、不厌其烦,有的作者甚至在定稿前八易其稿,只为保证论文集的质量。先生们大多年事已高,对电脑等电子设备的使用不甚熟悉,有时通过电话请秘书处同人手动修改;有时则托付亲朋好友使用微信等工具补发图片;还有的家中没有电脑,需要打车到城里找打印店帮助发稿等。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傩戏学研究会秘书班子是几位年轻的博士、研究者,他们始终是最辛苦的劳动者。尤其是副秘书长张帆博士,协助主编承担了大量具体的工作,无论在京还是出差在外,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都时刻牢记职责,丝毫不敢耽搁,顺利地完成了组织、联络和编辑工作。此次论文集的编辑出版,非一己之力而能为,凝聚着学会先贤、前辈、骨干们,以及秘书处同人们对学会3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的深情厚谊、为傩文化研究孜孜不倦的努力以及推动文化建设的赤忱之心。

?

刘?祯

2018年9月30日晨于京城


分享到: